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cepulibbd 的博客

知识百科全说

 
 
 

日志

 
 

漫谈阅读  

2010-03-30 15:12:19|  分类: 王顾左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   谈   阅   读

                                                                                    (选自中庸杂谈,有删节)

随着“读书节”一天天走近,关于“阅读”的问题也就被不断沉沙泛起。

可是“阅读率”话题虽不应时应景,但也随时随地会被提及。按惯例,“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每隔两年进行一次,考虑到“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该是今年的事吧,因此想谈一下对阅读率统计本身(而非阅读率高低)的看法。伴随近年中国数字出版产值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甚至去年首次超过纸质出版,该认为阅读率统计(及分析)正在走偏,意义也随之弱化。

以2008年发布的由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主持的“第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为例,该调查将阅读率分为图书、报纸、杂志、数字4种媒介进行统计。统计结果:2008年图书阅读率为49.3%,比上一年度增长0.5%;报纸阅读率为63.9%,下降9.9%;杂志阅读率为50.1%,下降8.3%;各类数字出版物阅读率为24.5%,其中网上阅读率呈上升趋势。

而令人不解的是,为了“图书阅读率”这0.5%的增长,一些媒体就像发现了金矿,纷纷在文章标题上冠以“图书阅读率呈上升趋势”的字样。还记得“第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公布时,“阅读率9年间首增长”的字样也是频频见诸媒体文章,而它竟只不过源于“图书阅读率”0.1%的增长。21世纪已走过了10年,进入“信息时代”“数字时代”,而社会上对“信息知识获取”(文化素养提升)的认知,还顽固地停留在纸质图书这一媒介上。调查文本和多数媒体报道中,非但对数字阅读趋势的变化分析几笔带过,对同为纸质的杂志、报纸的阅读率数据也明显不加以重视或轻视,令人愕然。而当图书阅读率有任何风吹草动的变化时,便像上了发条,分析评论满天飞(且不说对2.55万人调查得出的13亿人图书阅读率0.5%的增长是否令人信服)。

知识(或统称信息)只因载体的不同,地位就大变,无论如何说不过去。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吧:纸本《明朝那些事儿》是近年来的超级畅销书,想来它对“图书”阅读率提升的贡献一定很大。但举个特例,该书的内容有85%都是在作者当年明月的博客里细读过,而且是未删节版。也就是说,这个阅读过程对“图书阅读率”的贡献为零,不值得重视(甚至还有人把“图书阅读率”混淆于“阅读率”)。再例如,现在有很多文学期刊(杂志类),如《当代》、《收获》等,图书市场上不少优秀的作品也会在这些杂志上全文发表,但读过这些杂志的人对“图书阅读率”的贡献也为零。这些只是信手拈来的例子。因此,若把与之相关的所有因素都加进去,“第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中图书阅读率“9年间首增长”就是个伪命题,也许实质上每年都在增长。报纸就更不用说了。据最新统计,去年全国出版各类报纸437亿份,其中所包含的知识(信息)应该是“一网打尽”了,难道阅读报纸对个人素养的提升力度就弱一筹?未必吧。

再举惯例,很多文化人“汗颜”,买书甚少,仅是因为值得翻阅无数次,而对只看一两遍就不会再看的书其绝不掏钱,只借阅(极少)或在网上读数字版(极多)。而据了解,购书因素是“图书阅读率”统计的极重要的砝码,这就产生矛盾了,不是吗?但一般并不觉得自己在知识获取的道路上有过什么停滞,大量的网上阅读让大脑非常“充实”,每年知识素养提升的加速度均为正。如果像这样的读者有很多(以后会越来越多),“图书阅读率”即便实打实地在逐年下降,又有什么可惊呼的?

之所以相关机构和媒体对“图书阅读率”这么重视,而相对轻视报刊和数字阅读,是因为觉得只有读纸质书才能沉下心来汲取知识的营养(所谓“深阅读”),数字阅读和报刊阅读都是走马观花(前者尤甚,所谓“浅阅读”)。这就更可笑了,是一种想当然的先入为主,仔细调查过吗?按理说“深阅读”与“浅阅读”主要与内容相关,不该硬与载体“拉郎配”。假如有一道好菜,盛在水晶盘里与盛在普通瓷盆里,味道能有多大的差别?年末著名老作家吴越,曾谈及数字阅读问题,就明确表示:“我认为数字阅读并不‘浅’,应该和纸介书刊具有同等地位,甚至地位更高。这是当代人的现代化生活,倒是纸介的书报,将来有被淘汰的可能。”

假如若干年后纸质书报刊真的被淘汰了,该如何统计阅读率?到那时纸质书报刊的阅读率为零,也不表示中华民族的素质没救了。一旦数字阅读率统计成为主流,就不会大谈对所谓“浅阅读”的担心了吧。随着数字化进程的加快,“图书阅读率”下降简直是一种必然,提升反倒是怪事。为这煞有介事的0.5%和0.1%的变化而搞得神经紧张,不值得。

以上是想说明:对这些年的阅读率统计数据,应该理性地、一分为二地看,不必神经紧张。今后的调查分析,应把报刊阅读率、数字阅读率的重要性与图书阅读率等同起来。在“第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中,报纸阅读率下降了9.9%,杂志阅读率下降了8.3%,对这些大幅下降的数据却没有听见多少惊呼声,反而津津乐道于图书阅读率0.5%的提升,真是怪了。也许分析家们认为报纸、杂志读不读两可,殊不知现在图书出版市场有多浮躁,且很多图书在向杂志化靠近,这又何解?

进一步谈“阅读”。翻开最新修订的《现代汉语辞典》,里面对“阅读”的定义是:“看(书报)并领会其内容。”即便“书报”也包括数字版,都认为该解释也有过时之嫌,起码是狭义的。在这日新月异的时代,广义的“阅读”应该被定义为“摄取信息并领会其内容”。摄取信息的途径有很多,读书报刊、听讲座、看电影电视、交谈等等,都算,都能达到同一个目的,不是吗?在电视上看马未都讲收藏,与看他所写的纸质图书《马未都说收藏》的效果没什么不同,与马未都面对面交谈也许效果更好。此外,“行万里路”是阅读社会的好方法,古人早有定论,这也是书本所达不到的。应该说,开卷有益绝不限定于“书”……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