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cepulibbd 的博客

知识百科全说

 
 
 

日志

 
 

健康阅读  

2010-04-12 08:39:41|  分类: 王顾左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阅读,谁健康

——王波答李篱

说我选择“阅读疗法”作为研究方向,有些歧义。应该说,我的“官方”研究方向是文献学,因为招生目录上写的是这个方向,我的导师王锦贵教授当时是“文献学教研室”的主任,我是按照这个方向考进北大的。但是因为研究方向不写入毕业证书,实际上学生入校后,北大的老师们在研究方向问题上基本上都尊重学生的意见。那时候,我的图书馆学专业思想还不像今天这么稳定,一心想着毕业后到出版社或报社工作,所以我从就业理性上给自己定的研究方向是出版学。因为文献学和出版学是亲缘学科,文献学老师们当时也流行将文献学往出版学方向拓展,所以导师就接受了我的想法。

我在读硕士期间,在出版学方面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和孟昭晋教授合编了《萧乾书评:理论与实践》一书,写了约3万字的前言,萧乾是中国书评学的奠基人,对研究书评学的人来说,这是一本有价值的参考书。二是撰写了《论编辑学与出版学的兴起及二者关系》的学位论文,鲜明地提出编辑学属于出版学,目前相关专业的学科目录、教材名称和院系名称的更改趋势是由“编辑出版学”改为“出版学”,和我的预言、论证是一致的。正是因为自选了出版学研究方向,尽管毕业后,我没有如愿以偿到出版社工作,但《大学图书馆学报》编辑部录用我,和我选择这个研究方向还是有关的。

那时候精力很旺,感觉“出版学”这个研究方向对我来说有些功利,和我的兴趣不是十分吻合,还想再找一个有意思的题目做做。和“阅读疗法”的相遇很偶然,某天下午,在图书馆里胡乱翻阅,读到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沈固朝老师发表在《世界图书》杂志1994年第3期上的《图书,也能治病》,登时眼前一亮。学术阅历告诉我,这是一个新的选题;生活经验告诉我,这是一个正确的选题;文学趣味告诉我,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选题。于是决定占住这个巢窠,孵出我在学术方面的第一窝丑小鸭来。

当然,这次只是意念落巢。我的第一只丑小鸭直到1998年初才孵出来,呱呱叫在当年的《中国图书馆学报》第2期上,题名叫《图书疗法在中国》,比较全面地展示了我关于阅读疗法的研究蓝图。

兴趣是最大的动力,颇有命运感的是,此后十年,我没有将我的硕士论文扩展成书,而是出版了《阅读疗法》一书,以致于很多人认为,我读研究生期间的研究方向就是阅读疗法。其实我的阅读疗法研究那时只是开了个头,绝大部分工作都是毕业后靠业余时间完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