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cepulibbd 的博客

知识百科全说

 
 
 

日志

 
 

消灭书馆  

2011-06-16 09:40:04|  分类: 王顾左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数字图书馆的载体一定就是传统图书馆吗?

惊人一问:”数字图书馆的载体一定就是传统图书馆吗?”

数字图书馆的制作、维护技术以及所提供的文献信息资源均不是图书馆所建,而是图书馆由数据提供商那里整套引进的,那么,如果其他单位、机构也向数据商购得,也即可成为数字图书馆的载体。

数字图书馆的载体既然不必再以传统图书馆作为唯一可选的载体,那么传统图书馆继续存在的基石便不再稳如磐石。图书馆如果能继续存在下去,将由读者结盟下的免费服务变为读者解盟下的收费服务,除此难以存在下去。

点评:数字图书馆的载体当然不一定是传统图书馆,Google已经强势证明了这一点。然而图书馆不仅仅是一种机构,它还是一种制度安排。目前它在保存和传承人类知识方面仍然是做得最好的,除非有另一个行业能够替代它,否则它仍将继续存在下去。另外,如果图书馆变成了读者解盟下的收费服务,那图书馆还是图书馆吗?啥叫读者解盟啊?

二、传统图书馆能够胜任知识服务吗?

知识服务的前提是对馆藏资源进行深度挖掘,而目前这方面的工作高校图书馆并没有在做。

对馆藏资源的深度挖掘之所以在目前无法真正得以开展,在当前的中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对如何深度挖掘、深度挖掘什么还没有人做认真的思考和深入的探究。他说,各个图书馆馆长都在讨论学科服务,可是到底什么是学科服务,一线的科研人员在做科研的时候到底能够从图书馆获得什么?图书馆到底能为他们提供怎样的服务?对这些疑问始终莫衷一是。实际上,一线的科研人员更关注于前沿的甚至是正在研究、尚未发表的知识信息,而这些信息资源图书馆根本没有,连知识信息都不曾拥有,又谈何提供服务。另一个是馆员的历史沉淀,到目前为止馆员的结构并没有什么较大的转变,他们的专业背景和文化素质尚不足以完成对馆藏资源的深入挖掘。图书馆馆员不具备一线科研人员的专业背景和学术敏感度,难以胜任学术性非常强的服务和工作。馆员为读者提供知识服务的前提是,馆员拥有一定的相关专业知识,具备相应的科研能力,然而目前图书馆馆员并不具备这些条件,于是知识服务也就无从谈起了。

总而言之,上述这两个因素导致目前的图书馆知识服务仍旧停留在表面,比如简单的文献传递等,而这并不是一线科研人员真正所需要的深层次知识服务。

点评:我一直对学科服务心存疑虑,什么是学科服务也一直没有定论,目前看来它还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试验产品。既是一些原有服务的大拼盘和再包装,也有一些学术型图书馆试图融入主流的新尝试。然而诚如程馆长所言,做什么和如何做的问题还未得到足够的探究,馆员的整体状况更是一个短期内难以改变的结构性问题,服务主体的专业背景和综合素质不足以支撑深层次的学科服务,即使能做出一两个亮点,也难以形成普遍性、持久性的面向学校各学科的知识服务。然而学科服务是否不应该提倡呢?也不是,学科服务首先改变的是一种观念,是以面向学科的视角重新构建图书馆的服务,而不是囿于图书馆固有的工作流程和服务模式。根据各馆的实际条件和所处的具体环境,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对学科服务的一贯态度是:加强沟通,由浅及深,扬长避短,授人以渔。

三、当知识与载体可以分离时,传统图书馆还有能力继续生存下去吗?

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看,知识本身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合-分-合”的过程。第一个”合”是混沌时代的合,所有的知识都可以囊括在哲学这一个学科范畴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知识进入分化期,自然科学逐渐脱离出来,并逐步形成为六大体系,如数、理、化等等。继续发展下去,直到今天,出现了交叉学科,知识又进入了自身发展过程中的第二个整合期。

相对于知识初期混沌时代的”合”,知识发展历程中的这第二个整合期是清晰时代的”合”,因为知识的脉络非常清晰。他发现很多图书馆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即使想到了,他认为图书馆也无能为力,因为图书馆只负责在知识发表之后对其进行收集、整理,而知识发表之前自然是无能为力,毕竟分类法不可能先于知识的出现就对其做好分类。程馆长形象地比喻,知识的发展过程就像一棵大树的成长过程,它的每一个年轮、每一片叶子,都收集在图书馆,图书馆应该向内在和纵深去理清这棵大树的成长脉络,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图书馆去这么做。他不无担忧地指出,这也正是目前国内图书馆的学科知识服务仅仅停留于表面的根本原因所在,而这些表面工作也极易被数据商取而代之,所以目前图书馆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

点评:图书馆外的人看图书馆,总有其独到之处。从保存数据到提供信息,从提供信息到提炼知识,图书馆的历史使命在”存古->开新”之间轮回。按照

一个事物既然有它出生的一天,也必然有它消亡的一天。面对来自势头强劲的数字图书馆的强大冲击,陪伴了人类社会一千多年的传统图书馆,真的会节节败退直至消亡吗?有人说不会,除非印刷型纸质文献一本也没有了,只要图书馆里还保存着哪怕只有一本印刷版图书,它就还是我们的传统图书馆。有人说会,但传统图书馆的消亡只是形式上的消亡而已,图书馆将以数字图书馆或者其他形式的图书馆继续伴随着人类行走在时光的长廊里。

点评:关于图书馆消亡与否的讨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阮早就说了: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从过去的藏书楼,到今天的免费开放、社区中心、信息共享空间。。。图书馆一直在与文明之进步相追逐。我们就不用”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了。君不见:

“狂风落尽深红色”,”马踏春泥半是花”。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